欢迎您访问中国科学院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详细内容

多名院士建言,新疆两大植物园携手争晋“国家级”

 

在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内,一种叫骆驼刺的植物让国内10多家植物园负责人惊叹不已。

“你看,它地上部分只有二三十厘米高,地下根系却有二三十米长,扎进沙子里面寻找水分,起到防风固沙的作用。”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新疆生地所”)所长张元明说,一代代科学家像骆驼刺一样,深深扎根于新疆的干旱区,接续建成两大植物园,为保护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做出了特有贡献。

202207071647438104.Jpeg

连日来,多位院士、植物学家和植物园负责人齐聚新疆,对两大植物园——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伊犁植物园展开“联合科考”,并就两者谋划联合打造国家级植物园积极建言献策。

从风沙肆虐到人进沙退,植物园成了“治沙标兵”

盛夏的吐鲁番,太阳炙烤大地。温度计显示,沙面温度接近70℃。行走2200多亩的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中,并未看到百花竞放、万木葱茏,映入眼帘的是,一株株荒漠植物在荒沙地上顽强生长。

202207071647430263.Jpeg

“刚来的时候,风沙肆虐,寸草不生,9万亩风蚀流沙地逼得人节节败退。”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名誉主任潘伯荣回忆说,1972年,应当地政府邀请,新疆生物土壤研究所(现新疆生地所)成立了吐鲁番红旗治沙站,拉开了新疆首个植物园建设的序幕。

沙漠里建植物园,难度可想而知。素有“火洲”之称的吐鲁番严重缺水,年平均降水量16.4毫米,蒸发量却达到3000毫米。这里冬季严寒,夏季酷热,极端温差接近100℃,能存活的植物少之又少。加上地处主风线,风速高达40米每秒,一场大风过后,植物园的房顶被掀开,11根水泥电线杆被吹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栽下的种苗也被吹得无影无踪

但科学们坚持下来了。他们奔走在国内和中亚的干旱沙区,引进防风固沙耐旱的乔、灌、草本植物,反复育苗、种植试验。获得突破性进展的是找到一种叫“沙拐枣”的廖科植物,它在缺水时主动脱叶进入“假死”状态,遇水时又能快速复苏、快速生长,很快就成了治沙的“明星植物”。后来,他们又陆续发现、培育了柽柳和梭梭等植物,建起了2000多亩的防护林带,让“人进沙退”变成了现实。

202207071647431926.Jpeg

50年来,四代吐鲁番植物园人接续奋斗,累计引种植物800多种,有700多种荒漠植物驯化成功,占到我国荒漠种子植物区系的60%左右。眼下,该植物园保存荒漠植物500多种,其中荒漠珍稀濒危特有植物近150种。

“在世界最长的沙漠公路——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沿线,栽种的全部是吐鲁番沙漠植物园选育出的抗逆‘明星植物’,覆盖全线436公里。”中科院生地所副所长、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主任张道远语气中透露着自豪。

202207071647436489.Jpeg

自成立以来,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已累计为新疆“三北”防护林工程、防沙治沙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沙漠公路防护林工程提供荒漠植物苗木上百万株、种子50多吨,固沙造林面积超过8000亩,为荒漠化防治、沙产业发展等作出了突出贡献。近些年,该园培育的植物和科研成果更是走出国门,为中亚和非洲国家荒漠化治理提供“中国经验”。

一东一西两个植物园,联合争晋“国家级”

6月23日上午,在伊犁州新源县阿勒玛镇,联合科考人员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技厅、林草局、科协以及伊犁州领导一起,共同见证伊犁植物园开园。这座位于祖国最西端的植物园,即日起正式向公众开放。

202207071647431873.Jpeg

伊犁植物园2012年启动建设,目前建成开放的是占地3000亩的核心区,包括野生果树就地保育区、野生果树迁地保育区、观赏花卉园、药用植物园、果树种质资源圃等5个专类园区,引进培育了上千种野生种质资源。特别是,植物园的建成,让伊犁河谷的野苹果、野杏、野核桃得到了抢救性保护。

202207071647438343.Jpeg

伊犁植物园主任管开云介绍了“伊犁——吐鲁番国家植物园”的建设构想。

管开云说,新疆拥有我国最大的荒漠区以及特有的生物物种和资源,被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大会列为生物多样性保育的重点区域。建立一个立足新疆、面向中亚、辐射全球干旱区的国家植物园,对保障干旱区生物资源安全和绿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构想,这个国家植物园将依托中科院新疆生地所“一西一东”两个植物园建设。“一西”指伊犁植物园,该园所处的伊犁河谷被认定为“中国11个具有全球意义的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之一”,发育有独一无二的天山野果林,物种与遗传资源丰富,包括大量的特有种、珍贵种和孑遗种等,可以打造“世界果篮基因库”;“一东”指吐鲁番沙漠植物园,该园特殊的极端环境为开展特殊抗逆植物资源的收集保育、科研利用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力争建成“荒漠植物与生物固沙基地”。

院士、同行建言献策,为新疆植物园“把脉问诊”

6月22日下午,在“伊犁——吐鲁番国家植物园”建设构想专家咨询会上,7位院士通过线上线下积极建言献策。

202207071647435957.Jpeg

“新疆应该有国家植物园。”洪德元院士说,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脆弱的生态环境,决定了其植物资源的特殊、珍贵,应该有国家级的植物园对特殊植物特别是濒危植物进行保护保育、科学研究、开发利用。

曾到访过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和伊犁植物园的许智宏院士表示,这两个植物园特色都非常突出,对保护新疆的生态环境和维护生物多样性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希望能够打造成为立足西北、面向中亚展示干旱区生物多样性的一个“窗口”。

康乐院士建议,应采用现代信息技术,进一步把伊犁、吐鲁番两个植物园密切联系起来;魏辅文院士则建议,建设中要突出新疆地域特色,与城市植物园区别开来;郝小江院士提出,要进一步密切植物园与生地所的联系,用高水平的科研为植物园发展提供支撑;谢华安院士表示,建设过程中要突出野生种质资源的保护;种康院士表示建设过程要突出地域特色,科普与科研特色及前沿新技术特色。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任海结合工作实践建议,要按照“政府满意、科学家满意、人民满意”的目标,争取地方党委、政府支持,在组建人才队伍、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开展科学研究等方面提高层次,高位推进国家植物园的建设。

记者了解到,本月初,国务院批复设立华南国家植物园。这是继北京国家植物园后,第二个跻身“国家队”的植物园。国家林草局将按照“成熟一个设立一个”的原则,分区域稳步推进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尚杰)

责任编辑: 刘宇航

 

转载自“光明日报”客户端:2022-07-01

原文链接